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编辑:扇子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5 13:02:47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加米涅夫一般指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加米涅夫(1883~1936) 苏联早期领导人,联共(布)党内“新反对派”的主要代表之一。1883年7月22日生于莫斯科,曾任全俄罗斯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莫斯科苏维埃主席、苏联人民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和劳动国防会议(Council of Labor and Defense)副主席及政治局的会议主席等职务,经常主持政治局会议,被杀于 1936 年8月26日。
中文名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外文名
Lev Kamenev
国    籍
苏联
民    族
俄罗斯人
出生地
莫斯科
出生日期
1883年7月22日
逝世日期
1936 年8月26日
信    仰
托洛茨基主义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个人生平

编辑
列夫·鲍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Lev Kamenev) 是俄国政治家、著名国务活动家和领导人。1883年7月22日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1901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后,党分裂为孟什维克布尔什维克两派,加米涅夫是布尔什维克派。1908年流亡西欧,在那里同列宁 密切合作,1914年列宁派他回国。其后被捕并流放西伯利亚。1917年2月革命后回到彼得格勒做党的工作,曾被选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同年10月和季诺维也夫在非党杂志《新生活报》上发表不赞成党中央关于武装起义的决定的声明,泄露了党准备武装起义的机密,因而受到列宁的严厉批评,但他仍被选为党中央委员。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4张)
[1] 
十月革命后,加米涅夫出任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第一任主席。1919年俄国共产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党中央委员并进入政治局,其后又担任了莫斯科苏维埃主席。1922-1924年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兼劳动和国防会议(Council of Labor and Defense)副主席。1924年列宁逝世后任劳动和国防会议主席。1925年他与季诺维也夫等结成“新反对派”,因而在政治局受到批判并受降职处分。1926年又因参与组织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反党联盟”,被开除出党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劳动和国防会议主席改由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李可夫兼任。1927年被开除党籍,1928年重新入党,1932年又被开除党籍。1934年12月基洛夫被暗杀后,加米涅夫被捕,并与季诺维也夫一起以“间接参与”此案而被判罪。1936年8月与季诺维也夫一起再次受审,被指控“阴谋刺杀斯大林以及其他苏联领导人”,于8月25日被处决。
1988年6月13日,苏联最高法院宣布撤销1936年对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拉狄克等人的判决,并恢复他的名誉[1-2]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个人履历

编辑
1901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
1902年到巴黎,加入《火星报》组织。
1903年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站在布尔什维克一边。
俄国1905年革命期间,在圣彼得堡从事革命活动。
1908年前往日内瓦,担任布尔什维克的《无产者报 》编辑,多次出席国际会议。
1914年回到彼得格勒,领导《真理报》编辑部和第四届国家杜马中的布尔什维克党团工作,同年11月被沙皇政府逮捕。后被流放至西伯利亚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后回到彼得格勒,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驻彼得格勒苏维埃代表。在党的四月代表会议上被选为中央委员。
十月革命准备过程中,在非党报纸《新生活报》发表文章,公开表示他和季诺维也夫不赞成党中央关于武装起义的决定,受到列宁和中央的严厉批评。
十月武装起义胜利后主持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当选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后在谈判中接受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成立所谓“清一色社会主义者政府”的要求,被撤销全俄中央执委会主席职务。
1918年下半年任莫斯科苏维埃主席。
1919年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1922年任苏俄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和劳动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列宁患病期间加米涅夫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
1924年列宁逝世后,被任命为劳动国防委员会主席。在共产国际,曾任执行委员会委员和主席团候补委员。
1925年同季诺维也夫一起组织“新反对派”,反对斯大林的路线,受到批判。继续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1926年成为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联盟主要成员,被开除出政治局,撤去国家领导职务,改任商业人民委员。
1927年联共(布)将加米涅夫开除出党。
1928年他公开承认错误后恢复党籍。
1932年再次被开除出党。
1933年再次回到党内。
1934至1935年被指控组织“反革命地下恐怖集团”,第三次被开除出党。
1935年1月,被判处五年监禁
1936年8月26日被处决。
1988年6月13日,苏联最高法院撤销对1936年审理的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案的判决,宣布他们在法律、国家和人民面前是无罪的。[3]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学习经历

编辑
1896年他随父母亲举家迁到梯弗利斯并进入第二中学直读到1901年毕业。在中学的最后几个学期里,加米涅夫开始对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同马克思主义小组建立了联系。当时,马克思主义正在俄国传播并同敌对的思潮进行着斗争,他通过合法刊物上登载的文章,注视着马克思主义者同民粹派的斗争。拉萨尔的《工人纲领》秘密小册子一度对加米涅夫的思想发展起过重要作用。
加米涅夫在中学毕业后,进入莫斯科大学攻读法律,这时他开始阅读列宁创办的《火星报》并同莫斯科大学的激进学生建立了联系,积极参加学生运动,遵循学生运动一定要与工人运动相结合的原则,撰写了一些具有政治色彩的宣传品。
1902年3月3日他同其他革命者一起组织了工人和学生的示威游行,遭到军警的包围,加米涅夫被逮捕。在关押几个月后,被解回梯弗利斯并被剥夺了返回大学的权利。1902年秋天加米涅夫到了巴黎,在那里认识了《火星报》巴黎小组领导人林多夫一莱多伊仁等。后来还结识了列宁。在巴黎期间,加米涅夫聆听了列宁的讲演和报告,从中得到不少教益,这对加米涅夫后来的活动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在侨居日内瓦期间,他又精心地研究社会民主主义著作,并参加了批判机会主义的活动。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政治活动

编辑
1908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之后,加米涅夫又回到俄国,积极投入梯弗利斯的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参加了南高加索铁路罢工的准备工作。1904年初迁居莫斯科,在党的莫斯科委员会领导下从事宣传工作,在布尔什维克孟什维克的斗争中,坚定地站在布尔什维克一边。同年2月,他积极组织与工人群众有联系的社会民主主义的宣传小组工作,并鼓动组织2月19日的街头示威游行,因此被沙皇当局逮捕,被关押在莫斯科达五个月之久。由于警察当局没有捞到任何"罪证"和口供,只得将其押送回梯弗利斯作罢。加米涅夫一回到梯弗利斯,就被选为领导全高加索工人运动的高加索委员会,并参加了该委员会机关报《无产者报》的工作。加米涅夫在委员会里同格鲁吉亚孟什维克进行了激烈的斗争。
在高加索联合委员会加人多数派北方委员会常务局之后,加米涅夫担任了高加索联合委员会派驻常务局的代表。在受命之后,曾到一些地方委员会去为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作宣传工作。此后,他以高加索委员会代表身份,参加了伦敦代表大会。1905年7-9月他受"三大"选出的中央委员会的委托,在俄国中、西部的大城市及地方委员会和群众集会上,积极捍卫了布尔什维克的策略。
1905年年底,加米涅夫移居彼得堡。此后,他同列宁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为许多合法和非法的出版物撰稿,并在竞选会议上发表讲演,捍卫布尔什维克的观点。1908年,因筹备印刷五一节传单的罪名又一次被捕,7月获释。同年底,应列宁之邀到日内瓦参加了布尔什维克中央机关报《无产者报》编辑部工作。在日内瓦期间,加米涅夫还参加了党在国外召开的所有代表会议和代表大会,并一度受到列宁委托,任国际社会党执行局的代表,出席1910年在哥本哈根国际社会党人代表大会。他还代表布尔什维克党在1912年国际社会党人的巴塞尔代表大会上发表了讲话。在国外还出版了由列宁编辑的《两个党》一书。
1913年加米涅夫移居到接近国境的克拉科夫。次年初受中央委员会派遣回彼得堡领导《真理报》和第四届国家杜马中布尔什维克党团的工作。7月8日《真理报》被查封,加米涅夫被迫去芬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加米涅夫不同意列宁的反战路线。U月4日,加米涅夫等人在彼得堡附近的小村庄奥捷尔基召开党团和地方工作者会议上,讨论列宁《关于战争的提纲》时,与会者均遭沙皇政府逮捕。彼得堡地方法院于1915年5月开庭审判加米涅夫等被捕者。尽管加米涅夫和一些布尔什维克代表,错误地谴责了列宁的提纲,但法院仍以"叛国"罪名将其流放西伯利亚土鲁汉,后又被迁往叶尼塞斯克附近的农村亚兰最后被解到阿钦斯克。加米涅夫受审时的表现不好,受到了流放者的卑视和责难。[4] 
1915年7月流放地大约十八名布尔什维克,包括四名中央委员,开会听取关于那次审讯情况的汇报。加米涅夫在被审判时的表现,一直受到列宁的严厉批判。1901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后,党分裂为孟什维克和布尔什维克两派,加米涅夫是布尔什维克派。1908年流亡西欧,在那里同列宁密切合作,1914年列宁派他回国。其后被捕并流放西伯利亚。1917年2月革命后回到彼得格勒做党的工作,曾被选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中央委员。同年10月和季诺维也夫在非党杂志《新生活报》上发表不赞成党中央关于武装起义的决定的声明,泄露了党准备武装起义的机密,因而受到列宁的严厉批评,但他仍被选为党中央委员。
博物馆 博物馆
十月革命后,加米涅夫出任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第一任主席。1919年俄国共产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党中央委员并进入政治局,其后又担任了莫斯科苏维埃主席。1922年曾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1924年列宁逝世后任劳动和国防会议主席。1925年他与季诺维也夫等结成“新反对派”,因而在政治局受到批判并受降职处分。1926年又因参与组织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反党联盟”,被开除出党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1927年被开除党籍。1928年重新入党,1932年又被开除党籍。1934年12月基洛夫被暗杀后,加米涅夫被捕,并与季诺维也夫一起以“间接参与”此案而被判罪。1936年8月与季诺维也夫一起再次受审,被指控“阴谋刺杀斯大林以及其他苏联领导人”,于8月25日被处决。
1988年6月13日苏联最高法院宣布撤销1936年对加米涅夫的判决,并恢复他的名誉。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家庭背景

编辑
1883年7月18日他诞生于莫斯科一位铁路工人的家庭里,他父亲当时是铁路上的司机,后在彼得堡工学院学习,,毕业后成为维尔纳省兰德沃罗沃车站附近一个小制钉厂的总工程师。加米涅夫的母亲毕业于别斯土热夫女子学院。加米涅夫的父母都具有激进主义的倾向。加米涅夫上中学时,放学后常常到工厂里干活。工厂区的生活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人生经历

编辑
1896年他随父母亲举家迁到梯弗利斯(第比利斯)并进人第二中学直读到1901年毕业。在中学的最后几个学期里,加米涅夫开始对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同马克思主义小组建立了联系。当时,马克思主义正在俄国传播并同敌对的思潮进行着斗争,他通过合法刊物上登载的文章,注视着马克思主义者同民粹派的斗争。拉萨尔的《工人纲领》秘密小册子一度对加米涅夫的思想发展起过重要作用。
加米涅夫在中学毕业后,进入莫斯科大学攻读法律,这时他开始阅读列宁创办的《火星报》并同莫斯科大学的激进学生建立了联系,积极参加学生运动,遵循学生运动一定要与工人运动相结合的原则,撰写了一些具有政治色彩的宣传品。1902年3月3日,他同其他革命者一起组织了工人和学生的示威游行,遭到军警的包围,加米涅夫被逮捕。在关押几个月后,被解回梯弗利斯并被剥夺了返回大学的权利。1902年秋天加米涅夫到了巴黎,在那里认识了《火星报》巴黎小组领导人林多夫一莱多伊仁等。后来还结识了列宁。在巴黎期间,加米涅夫聆听了列宁的讲演和报告,从中得到不少教益,这对加米涅夫后来的活动发生了重大的影响。在侨居日内瓦期间,他又精心地研究社会民主主义著作,并参加了批判机会主义的活动。
1908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之后,加米涅夫又回到俄国,积极投入梯弗利斯的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参加了南高加索铁路罢工的准备工作。1904年初迁居莫斯科,在党的莫斯科委员会领导下从事宣传工作,在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斗争中,坚定地站在布尔什维克一边。同年2月,他积极组织与工人群众有联系的社会民主主义的宣传小组工作,并鼓动组织2月19日的街头示威游行,因此被沙皇当局逮捕,被关押在莫斯科达五个月之久。由于警察当局没有捞到任何"罪证"和口供,只得将其押送回梯弗利斯作罢。加米涅夫一回到梯弗利斯,就被选人领导全高加索工人运动的高加索委员会,并参加了该委员会机关报《无产者报》的工作。加米涅夫在委员会里同格鲁吉亚孟什维克进行了激烈的斗争。
高加索联合委员会加入多数派北方委员会常务局之后,加米涅夫担任了高加索联合委员会派驻常务局的代表。在受命之后,曾到一些地方委员会去为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作宣传工作。此后,他以高加索委员会代表身份,参加了伦敦代表大会。
1905年7-9月他受"三大"选出的中央委员会的委托,在俄国中、西部的大城市及地方委员会和群众集会上,积极捍卫了布尔什维克的策略。
1905年底,加米涅夫移居彼得堡。此后,他同列宁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为许多合法和非法的出版物撰稿,并在竞选会议上发表讲演,捍卫布尔什维克的观点。
1908年,因筹备印刷五一节传单的罪名又一次被捕,7月获释。同年底,应列宁之邀到日内瓦参加了布尔什维克中央机关报《无产者报》编辑部工作。在日内瓦期间,加米涅夫还参加了党在国外召开的所有代表会议和代表大会,并一度受到列宁委托,任国际社会党执行局的代表,出席1910年在哥本哈根国际社会党人代表大会。他还代表布尔什维克党在1912年国际社会党人的巴塞尔代表大会上发表了讲话。在国外还出版了由列宁编辑的《两个党》一书。
1913年,加米涅夫移居到接近国境的克拉科夫。次年初受中央委员会派遣回彼得堡领导《真理报》和第四届国家杜马中布尔什维克党团的工作。7月8日《真理报》被查封,加米涅夫被迫去芬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加米涅夫不同意列宁的反战路线。U月4日,加米涅夫等人在彼得堡附近的小村庄奥捷尔基召开党团和地方工作者会议上,讨论列宁《关于战争的提纲》时,与会者均遭沙皇政府逮捕。彼得堡地方法院于1915年5月开庭审判加米涅夫等被捕者。尽管加米涅夫和一些布尔什维克代表,错误地谴责了列宁的提纲,但法院仍以"叛国"罪名将其流放西伯利亚土鲁汉,后又被迁往叶尼塞斯克附近的农村亚兰,最后被解到阿钦斯克。加米涅夫受审时的表现不好,受到了流放者的卑视和责难。1915年7月,流放地大约十八名布尔什维克,包括四名中央委员,开会听取关于那次审讯情况的汇报。加米涅夫在被审判时的表现,一直受到列宁的严厉批判。
1917年二月革命后,加米涅夫从西伯利亚回到彼得格勒,在布尔什维克四月代表会议上被选为中央委员,和斯大林共同担任《真理报》的编辑职务。他还担任彼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的代表,直到十月革命前夕。
1917年10月10日召开的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讨论并通过了列宁起草的关于武装起义的决议。在表决时,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两人投了反对票。会后,他们给彼得格勒、莫斯科等党组织写了一封《论时局》的信,申述反对立即举行起义的理由,认为敌人力量强大,革命力量薄弱,起义缺乏胜利的保证。在10月16日召开的中央扩大会议上,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继续反对武装起义,并指责这是一种"密谋策略"。列宁于次日写的《给同志们的信》中,申斥了他们两人的行为。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非但没有改变他们反对武装起义的态度,甚至走到严重破坏党的纪律的地步,于10月18日以发表谈话的形式公开表示反对举行武装起义。这就等于向临时政府"泄露了自己党中央关于武装起义、关于准备武装起义和选定起义日期应对敌人保守秘密的决定"。列宁认为他们两人的行为是"彻头彻尾的工贼行为",并建议中央开除其党籍。
10月20日召开的中央委员会会议,没有就处分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作出决定,但"责成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不得发表任何反对中央委员会的决定和它规定的工作路线的声明"。后来迅猛发展的革命形势促使他们两人逐渐改正了自己的错误,加米涅夫直接参加了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季诺维也夫也作了自我批评。在10月24日举行的中央委员会会议上由加米涅夫向中央委员会报告了起义的技术准备工作。
10月25日布尔什维克党领导武装起义取得了胜利。由于在十月革命发动前夕他们同列宁的分歧得到消除,所以,革命后仍然受到列宁的信任并继续担任重要职务。根据列宁的提议,加米涅夫在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主席,后任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
1917年11月中旬,当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把持的全俄铁路工会执行委员会反对苏维埃政权时,加米涅夫受命以布尔什维克党的代表身份与铁总执委会谈判,但他违背列宁的指导方针,对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作了无原则的让步,竟然同意接受建立"清一色的社会主义者政府"的要求,并同他们讨论了提名右派社会革命党人充任政府首脑问题,让布尔什维克在这一政府中充当无足轻重的角色。列宁申斥了加米涅夫的错误行为,并指令停止同铁总的谈判。
11月15日布尔什维克中央通过决议,否决了同反革命政党妥协的提议。加米涅夫等人发表声明,拒不服从中央的决议,并退出中央委员会。党撤销了加米涅夫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的职务,由雅可夫·米哈伊洛维奇·斯维尔德洛夫接任了执行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加米涅夫卸任后,一度参加了俄国布列斯特和约代表团,与德国进行谈判。
1918年初,受列宁的委托,秘密前往英法,介绍苏维埃俄国的形势和任务。一星期后,在回国途中落到白军之手,遭到监禁,直到1918年8月才与芬兰战俘交换,而获释。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加米涅夫回莫斯科

加米涅夫莫斯科后,当选为莫斯科苏维埃主席。1919年,当苏维埃俄国处于国内战争十分困难的时期,加米涅夫作为国防委员会特派员巡视了前线。在列宁身患重病期间,被任命为人民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和劳动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及政治局的会议主席,经常主持政治局会议。虽然加米涅夫犯过不少严重的错误,也受到列宁的严厉批评和申斥,但在这些错误得到纠正之后,仍然受到列宁的信任,在党和政府中仍有较高的威信。
列宁在生前就曾同意,加米涅夫负责《列宁全集》出版工作。这是苏维埃俄国首次出版《列宁全集》。列宁在患病期间,把他的个人档案库交给加米涅夫。这个档案库后来发展成为弗·伊·列宁研究院,由加米涅夫任院长。
1923一1924年,托洛茨基妄图以托洛茨基主义来修正列宁主义和顶替列宁主义。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斯大林一起反对托洛茨基主义,加米涅夫于1924年11月26日和土2月10日在《真理报》上先后发表了《托洛茨基主义还是列宁主义》、《列宁是不是无产阶级和革命的真正领袖?》,揭露了托洛茨基的险恶图谋,捍卫了列宁主义和列宁的形象。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第十四次代表大会

1925年12月俄共(布)召开第十四次代表大会,制定了工业化的总路线,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组成了"新的反对派",反对工业化的方针。此后加米涅夫被降为政治局候补委员。1926年1月被解除劳动国防委员会主席的职务,被任命为商业人民委员。同年夏天,加米涅夫又参加了"托季联盟"。10月23日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联席会议通过决议,免除加米涅夫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职务。1927年第十五次代表大会前,加米涅夫因参与托洛茨基的活动被开除出党。在承认错误后,于1928年6月又被接纳入党。1934年加米涅夫出席了"十七大"并颂扬了苏联所取得的成就。1936年8月,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等受到审判并被枪决。显然,他们帮助斯大林清除了托洛茨基,而最终自己又可悲地被斯大林清洗。

列甫·波里索维奇·加米涅夫其它事件

编辑
因基洛夫遇刺案受审
1928年斯大林开始推行激进的工业化措施,并主张通过“非常措施”来解决当时的粮食危机。这使得斯大林原来的盟友布哈林李可夫开始感到斯大林的政策缺陷和政治威胁,他们在中央全会上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全会结束后,失败的布哈林找到加米涅夫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谈,他承认了加米涅夫1925年的主张削弱斯大林权力演讲是对的,希望可以联合加米涅夫反对斯大林。很快斯大林就从情报部门得知了两人这次谈话的内容,但并没有立即追查,而是把它用于其后的对加米涅夫和布哈林的审判。
因基洛夫遇刺案 因基洛夫遇刺案
1928年之后加米涅夫只在经济委员会的下属部门作些工作。1932年加米涅夫被其他案件牵连,再次被开除出党,流放到米努辛斯克。第二年获释回莫斯科,分配给他的工作是学术出版社的社长,后来又兼任世界文学研究所的所长。他和老友高尔基联系,希望能够组织出版一套世界文学名著。正在他打算平静的从事出版事业时,1934年12月1日列宁格勒州党委书记谢尔盖·基洛夫遇刺身亡,按照斯大林“到季诺维也夫分子里寻找凶手吧”的指示,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又一次被捕,他们被指控组织一个“莫斯科中心”阴谋集团,策划了对基洛夫的刺杀。与此同时,苏共中央开始发动舆论,称存在着“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中心”将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的支持者和托洛茨基的支持者相提并论,而他领导的科学出版社也因出版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群魔》而被批判为攻击俄国革命,高尔基为此向斯大林据理力争,斯大林回答说:“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您还不了解这两个两面派”。[21]
1935年1月加米涅夫因基洛夫案件被判处五年徒刑。1936年起,在监狱里的加米涅夫再次受到审问,要求他承认仍在组织杀害苏联领导人的活动。在经历了极大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后,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抱着极大的怀疑接受了斯大林的条件,即只要他们同意出席公开审判并认罪,就不枪毙他们,不株连亲人。1936年8月19日第一次莫斯科审判开始,加米涅夫的罪名是和其他被告一起组织暴力组织,杀害基洛夫,并企图杀害斯大林和其他苏联领导人。加米涅夫在法庭上认罪,但在审判长维辛斯基作结论说他是在大量罪证面前承认犯罪时,他声明道承认有罪并非因为存在罪证,而是因为他是一个被捕的人并且被指控犯了这些罪,才承认了罪行。1936年8月25日加米涅夫被枪决。加米涅夫的前妻、大儿子和小儿子后来都被枪决。
1988年6月13日苏联最高法院正式宣布,为莫斯科第一第二次审判中受害的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拉狄克等人恢复名誉,宣布他们无罪。[6]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外国 历史 人物